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異能催眠之神雕篇】(03)作者:lllxxxjj3



第三章自我欺騙



  黃蓉不停的叫著是你操的我舒服,嬌媚的臉上滿是春情的紅潮,她的情欲已

經完全放開,爲了那讓她瘋狂的愛欲,她再也無法去顧忌其他



  「用力~ 過兒……你操的我好舒服~ 啊……用力……操死我了!好舒服~ 」



  黃蓉的浪叫顯示著她的情欲有多麽的強烈。



  她的肉穴中那緊窄的花徑,滑膩的觸感,淫媚的呻吟以及那布滿春情,時而

滿足的看著自己的神情,都讓陳峰充滿征服者的滿足。



  在激烈的交媾中,糾纏著的兩人不時交換著自己的體液,黃蓉那香滑的小舌

除了呻吟浪叫,基本就沒有收回到那性感的小嘴中。



  她不時如同雌獸般吐出小舌,以方便陳峰的大嘴的侵犯。



  「啊……是你操的我舒服……恩……過兒……能再深些嗎?……恩……



  就像剛才那樣……唔……「



  黃蓉羞澀的呻吟著,說出來的淫亂話語,讓她將頭深埋在那個可以做她兒子

的少年懷中。



  陳峰一怔,接著哈哈大笑,一巴掌拍在黃蓉那豐碩的乳房上,引起那碩大的

乳房蕩起一陣左右的晃蕩。



  「怎麽,不是很痛嗎?現在卻主動讓我……」陳峰淫邪的哈哈大笑道。



  陳峰一邊笑,一邊一手拉住黃蓉的那烏黑的秀發,讓她的頭仰起,好讓自己

欣賞一下黃蓉她說出這種話時的神情。



  「唔……痛~ 」被陳峰拉著頭發,黃蓉只向后仰起頭,但是羞恥的感覺讓黃

蓉下意識的將雙手捂住自己那紅潮密布的嬌顔。



  「乖,放下手,讓我看看……」陳峰如同抖動小孩般摸著黃蓉的頭頂,另一

只手卻上下撫摸著那光潔的玉背,享受著那光滑的觸感。



  黃蓉雙手緊捂著羞澀的臉龐,用力的搖著頭,死活不肯松開說手。她現在都

有些后悔說出那樣的話。



  但是剛才隨著自己的快感極度的攀升,到達了自己從未感受過的高峰,甚至

超出自己剛才高潮時攀升的高峰,讓自己忍不住想要去尋找更大的刺激。



  在那瘋狂的愛欲之下,剛才那刺入自己子宮的痛楚,現在反而讓她感到里面

發出強烈的快感與瘙癢,讓她下意識的就向陳峰開口求歡。



  陳峰的興趣大增,停下自己的動作,撫摸黃蓉玉背的手也收了回來,卻摸向

黃蓉的巨乳,而撫摸黃蓉頭頂的黃蓉手卻沒有停下。



  「乖,郭伯母,給我看看你現在是什麽樣子啊?」陳峰淫笑著玩弄著黃蓉。



  「別停啊……」如同蚊子般細小的聲音從黃蓉的雙手中泄露出來。



  「哈哈哈~ 」陳峰大笑著,用力捅了一下黃蓉,讓黃蓉發出一聲嬌媚的呻吟。



  但是接下來陳峰的不動,只是玩弄著那只碩大的乳房。



  黃蓉知道他就是要看自己羞恥的樣子,否則自己無法再享受到那無與倫比的

快感。



  沒有辦法,黃蓉猶猶豫豫的將那蔥蔥玉指放了下來,將那羞恥的絕美嬌顔展

現在陳峰的面前,只是緊閉著那雙滿含春水的美目,但是她因羞恥而泛起的紅潮,

讓原本因快感而呈現出粉紅色的美麗肉體,在胸部以上,更是露出紅霞般的燦爛。



  「嘿嘿!郭伯母,咱們都連在一起了……」說著慢慢抽插起來,淫笑道:

「還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啊!!現在的你,只要想辦法去享受那銷魂的感覺不就好

了嗎?」



  「唔……」仿佛被陳峰說服了似的,黃蓉睜開了那雙泛著春水美目,癡癡的

看著陳峰。



  「哈哈哈,話說回來,郭伯母你還沒用回答我,爲什麽要讓插得那麽深啊?」

陳峰下體的動作又開始加速起來。



  「唔……別再問了好嗎。給你郭伯母留些顔面吧~ 」黃蓉羞澀的說道。



  陳峰心中大笑,此時的黃蓉那里還要剛到書房時的冷漠與后來的憤怒,此時

的她在陳峰面前,和被欺負的小女孩沒什麽區別呢。



  陳峰的大嘴含住黃蓉的性感小嘴,痛吻了幾口,才收回舌頭對黃蓉說道:

「郭伯母,你剛開肯這麽求我,肯定是想要更多的刺激,明知道可以更加的舒服,

難道你就不想要了嗎?」



  「啊……」被陳峰操到了一處快感,讓黃蓉發出了一絲呻吟,但聽到了陳峰

的話后,黃蓉露出一絲猶豫。



  但是隨著快感的高升,黃蓉的猶豫立刻就被愛液所替代。



  接著只聽她浪叫著呻吟道:「恩……我……我想要……想要更大的刺激……



  剛在你……你雖然……操……操的我有些痛……但是……但是……卻讓現在

的…



  …我感到更加的……刺……刺激還有……舒服。「



  陳峰淫笑著,心里想到果然上鈎了。



  上一世玩弄女人無數,自然知道雖然刺激女人子宮,雖然讓女人初時感受到

很痛,但是隨著快感的劇烈攀升加上自己的異能的刺激,那種刺痛就轉行成女人

獲得最大的快感的地方。



  一旦因這種刺激而高潮的女人,恐怕這輩子除了被自己玩弄,恐怕在其他人

的面前,永遠再不會到達高潮,即使是輕微的高潮也不會,因爲刺激感不夠啊。



  陳峰狂妄的哈哈大笑著,接著他的大嘴含住黃蓉那性感的小嘴,雙方的舌頭

激烈進行著交鋒,刺激的快感讓黃蓉迷醉著閉著美目盡情享受著。



  偶爾睜開的美目,卻是癡癡的看著陳峰,充滿春情的美目中,全是愛欲的誘

惑。



  在黃蓉期待與恐懼中,陳峰減緩自己的抽插速度,卻開始進行深深的刺入。



  緩慢而刺激的深入,慢慢撐開黃蓉花徑深處的花蕊,沖入黃蓉的子宮。



  強大的刺激感,讓黃蓉深深的倒吸一口氣,漲紅了那絕美的容顔,直到陳峰

的大肉棒全部刺入她的體內,那巨大的充實感與頂端的刺激,才讓黃蓉吐出一口

氣,同時發出一聲勾人心魄的嬌媚呻吟。



  「唔……好深……好漲……」黃蓉仰頭吐出陳峰那邪惡的舌頭,任由它舔舐

著自己玉頸上的每一寸皮膚,自己卻用力發出誘惑的輕吟。



  黃蓉的雙手摟住陳峰的后背,用力向自己的懷中摟著,仿佛要把那個邪惡的

壞人融入自己的身體里似的。



  陳峰口中含住那碩大乳房,舌頭靈活的舔舐著上面的櫻桃,還不時側過臉龐

上下摩擦,享受著那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觸感。



  胸前的刺激不下于自己體內的那根肉棒,讓黃蓉呻吟不斷,摟著他后背的手

也變爲抱住他的后腦,想要他更加用力的玩弄自己。



  用力拔出大肉棒,在引起黃蓉的呻吟后,又慢慢而又深深的插入,讓黃蓉仰

起頭用力搖晃,來表達自己所感受到得刺激。



  接下來,陳峰一下一下的抽插著黃蓉那淫水直流的肉洞,倒不是每次都深深

刺入黃蓉的子宮,而是抽插七八下,就刺入黃蓉的花蕊深處,隨著速度漸漸加快,

黃蓉的性欲又高昂起來。



  「啊……啊……啊……啊…………」黃蓉開始還有些呻吟與浪叫,但隨著陳

峰的速度加快,已經無法再組織言語,只能仰頭大叫,發泄著自己獲得的快感。



  她那披散下來的烏黑秀發隨著她的刺激而左右搖擺著,潔白的額頭充滿了細

細的香汗,原本充滿春情的美目有些翻白,赤霞的嬌顔加上那性感小嘴無意識的

的癡笑,以及瘋狂扭動著玉頸與身體來表達自己所感受到得瘋狂。



  顯示著身體主人已經陷入愛欲的瘋狂,意識中除了情欲恐怕沒有其他任何的

情感了。



  陳峰享受著黃蓉那淫亂肉體,肌膚之間的摩擦,巨乳在臉上的壓迫,豐滿屁

股扭動而迎合肉棒的抽插,那性感的小嘴也不時親吻著陳峰的臉龐。



  隨著陳峰抽插的速度漸漸加快,黃蓉的花蕊漸漸被撐開,子宮口的撐大即讓

黃蓉的疼痛減少,也讓黃蓉的快感更加激烈。



  子宮口如同口交般吸允著肉棒的龜頭,讓其進入子宮內來激烈刺激黃蓉的感

官,讓黃蓉極度瘋狂,眼淚與口水都不由自主的流下來,可見其中的情欲有多大。



  「啊……@ ![ email=#@ ……#%%]#@……#%%[/ email] ¥……

啊……@#¥……¥……」黃蓉瘋狂的浪叫著,但是她的語言已經失聲,讓陳峰完

全聽不出她在浪叫什麽。



  黃蓉的癡態讓陳峰大是舒爽,索性將她抱起。



  書房內只見一個剛剛十多歲的小男孩,抱著一個近三十歲的美貌婦人。



  另類而詭異的畫面中,美婦的雙手抱住男孩的脖子,頭發如波浪般甩動著,

雙方瘋狂的在對方的肉體上索取著快感,雙方的手都在對方的身上上下其手的愛

撫,舌頭在激烈的糾纏,互相吸允著對方口中的液體,肌膚也隨著下體的抽插而

帶來摩擦的快感。



  美婦雙腿更是用力的勾住男孩的屁股,雙方的下體在劇烈的抽插下,發出撲

哧撲哧的淫聲。



  口中的香甜小舌,胸前那對巨乳的摩擦,手上的滑膩而富有彈性的觸感,下

體更是快感不斷,加上眼前黃蓉的癡態,這一切都讓陳峰心中的得意感極度的攀

升。



  終于黃蓉最后如同瘋了般的扭動著肥美的屁股,以迎合陳峰的抽插,甚至用

那雙誘人的雙腿勾住陳峰,來加速陳峰的抽插。



  隨著一聲瘋狂而高昂的叫聲,黃蓉全身泛起赤霞的紅潮,雙腿用力夾住陳峰,

力量之大讓陳峰動彈不得。



  吞吐肉棒的花蕊,一口含住肉棒的龜頭,那原本撐開的子宮口,如雌獸般一

口咬住龜頭,死死卡主龜頭的邊緣。



  滑膩的花徑也緊緊收縮,幫助子宮口來緊緊擠壓陳峰的肉棒。



  極度舒爽的快感子下體傳來,讓陳峰也發出一聲呻吟。



  這次陳峰不準備忍耐,因爲他也發現黃蓉的精神有些崩壞的迹象,他怕在做

一次的話,黃蓉的精神崩壞,就會變成沒有意識的玩偶了,那樣也就沒什麽意思

了。



  反正時間還長,以后慢慢調教,加強她的適應吧。



  「好緊……郭伯母,我也要射了……一起高潮吧!」陳峰大叫一聲。下體的

肉棒膨脹起來,即使是緊窄的花徑也阻擋不住。



  「啊……好……一起~ 啊!!!不……會懷孕的……不要射在里面……退出

……啊!!!!!!」



  黃蓉聽到陳峰的話。還沒有從那即將讓她瘋狂的高潮中回過神來。



  但是突然想到陳峰即將射入她的體內,她一下子回過神來,強忍著即將到來

的高潮,努力試圖讓陳峰退出自己的肉穴。



  可是,她已到達高潮的邊緣,此時輕微的一拉扯,那稍稍的刺激感,猶如壓

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讓快感一下子爆發出來,。



  高潮,無與倫比的高潮,讓她此生無憾的高潮。



  今天之前,黃蓉只覺得肉體能達到最大的快感,就是自己在那楊過屋頂時的

自摸。



  但是一個時辰前,她錯了,最大的快感是那楊過的安撫。



  半個時辰前,她知道自己又錯了,最大的快感是那楊過的操弄,那一次她感

覺自己放棄了道德和廉恥都是值得的。



  但是現在,她發現自己還是錯了,這一次的高潮,讓她感覺自己真是此生無

憾,即使立刻死去都值得了。



  黃蓉高潮了,她那誘人的美腿,交叉在一起,緊緊的勾住陳峰的身體,仿佛

要將他整個人都壓入自己的肉洞之中。



  雙臂緊緊抱住陳峰的脖子,碩大的乳房隨著高潮的顫抖,摩擦著陳峰的身體。



  劇烈的刺激讓她美目完全翻白,性感的小嘴中那條小舌完全吐出,強烈的刺

激讓它伸直了開來。



  隨后陳峰的肉棒感覺一股熱流襲來,炙熱的刺激也讓他大吼一聲,白濁的精

液在黃蓉的子宮中直接射了出來。



  「啊……!!!!!!!!」感受到子宮內一股股炙熱的液體澆灌到自己的

體內,黃蓉又大叫一聲,高潮的感覺更加強烈。



  緊接著陳峰感覺到一股源源不絕的熱流,從黃蓉的肉穴中噴射出來,打在了

陳峰的下體上。



  陳峰低頭一看,竟然是黃蓉的高潮過于強烈,她的肉穴失去了控制力,竟然

就這樣失禁了。



  源源不絕的尿水從肉穴與肉棒的縫隙中泄露出來,如噴泉般灑落在布滿淫水

的地面上。



  在如此之強的刺激下,黃蓉哀鳴著劇烈顫抖了十幾下,接著居然就失了神,

就這樣昏了過去。



  陳峰感受著黃蓉肉穴中的舒爽快感,讓他摟住黃蓉在她的體內狠狠的射了十

幾下,才有些腳軟的停下來。



  「我靠,真不愧是黃蓉,太他媽的爽了。哈哈哈哈……」陳峰得意的大笑著。



  低頭看向身下的黃蓉。



  此時的黃蓉,全身高潮帶來的紅潮還未退下,高潮的余溫讓她在陳峰的懷中

不時顫抖一下。



  那頭烏黑的頭發因被陳峰的拉扯和快感時的刺激搖擺,顯得有些淩亂不堪。



  那雙勾人的美目因高潮的激烈而完全翻白,性感的小舌吐在外面,口水隨著

那絕美的容顔滴落下來。



  「高潮都完了,怎麽還不把舌頭收回去呢?」陳峰奇怪,一探才知道原來黃

蓉已經暈了過去,而且還是翻著白眼就暈過去了。



  陳峰一笑,接著看著懷中自己的杰作,那對碩大的乳房上布滿了蹂躏的痕迹,

有著指痕與吻痕,還有被陳峰拍打的巴掌痕迹。



  下體上一片狼藉,烏黑的叢林上滿是愛液的痕迹,大腿的內側也有著數道指

痕,那是分開黃蓉那雙誘人的美腿,和扶著它操弄時留下的。



  此時黃蓉那雙誘人的美腿還是在大大的分開,縷縷白濁的精液與半透明的陰

精,伴隨著透明的愛液緩緩的滴落下來,落在地面上那一小灘愛液與尿水中,發

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現在的黃蓉全身香汗淋淋,散發著淫亂的氣息,而視覺上,翻白的眼睛,吐

出的舌頭,布滿指痕的巨乳,淩亂的下體還有全身的紅潮,都顯示有種被肆意玩

弄后的淒美感覺。



  現在整個房間都發散著淫靡的味道與氣息。



  看著自己的杰作,邪惡的陳峰點點頭,心中大是滿意。



  「哈哈……好個淫靡的女俠啊!」



  低頭看看自己堅挺的肉棒,陳峰面露邪意,心想要不要等黃蓉恢複后再來一

次。



  「等等,不對……」陳峰突然一驚,憑借著自己異能對靈魂的敏感度,他發

現黃蓉的靈魂竟然在渙散。



  這還了得,靈魂一旦渙散,就顯示這個人要死了。



  沒想到最后黃蓉的高潮太過強烈,竟然將她刺激到將死。



  陳峰喃喃道:「幸好你遇到我,要不然的話,你就死定了,唉!幾天的修煉

都要用出去了。恩!以后要好好調教她這方面的強度,要不然玩一次就要廢一些

能量,那我豈不是幾天才能玩她一次?」



  說著出手止住黃蓉那渙散的靈魂,並且將一股靈魂能力注入到黃蓉的體內,

幫助她穩固自己的靈魂。



  忙活完后,通過靈魂感受到黃蓉該醒了,陳峰想了一下,起身用黃蓉的肚兜

擦了擦下體,然后看著肚兜上的液體汙漬,臉上露出邪惡的笑意。



  穿好衣服出了書房,陳峰想要看一下黃蓉恢複理智后的反應。



  不一會兒,黃蓉悠悠醒來,高潮的余溫還未過去,讓她的下體不時顫抖一下,

肉穴在顫抖中收縮著,擠出絲絲白濁的精液。



  良久,黃蓉的高潮漸漸消去,理智與感官回到身體里面,感受到身體下的潮

濕感覺,黃蓉坐起身來低頭看去。



  去發現自己剛才就在精液,愛液與尿水混合的一灘小水窪中癱坐著。



  接著看到自己身體上的一片淫靡與狼藉,理智恢複的黃蓉呆愣一下,接著默

默的爬起身,坐回到書桌前的椅子上。



  黃蓉也沒有去穿衣服,只是坐在那里癡愣愣的看著木質地板上那一灘小水窪。



  不一會兒,黃蓉那絕美面容上,一行清淚順著嬌顔低落下來。黃蓉沒有去擦,

任由淚水不停的低落在自已一片狼藉的身體上。



  黃蓉沒有發出任何的哭聲,只是在那里無聲的流著晶瑩的淚珠,仿佛是在無

聲的哀鳴自己貞潔的逝去。



  「只是在流淚嗎?」陳峰喃喃幾句,接著露出邪笑。



  憑借著自己還留在黃蓉身上的異能,加上自己給予她肉體上的征服,恐怕很

快就能讓其繼續沈淪下去了。



  陳峰推開書房的門走了進去,黃蓉?起頭來,看到陳峰走進來,癡癡呆呆的

神色終于有了變化,露出羞憤的神情。



  看到黃蓉滿含熱淚的羞憤模樣,陳峰的肉棒不由自主的震了一下,似乎有起

頭的姿態。



  陳峰連忙壓下心神,自己剛剛用盡了異能才把黃蓉救了回來,如果再起性欲

的話,黃蓉今天絕對就可以去地府見她母親了。



  想到黃蓉的母親,陳峰忍不住暗歎一下,自己來晚了,要不然絕對可以將黃

蓉和她母親一起搞上床,然后從小對黃蓉進行養成模式。



  沒能感受到那個過目不忘的絕品美女,讓陳峰不禁感歎世界上果然沒有完美

無缺的事情啊!



  陳峰搖搖頭,將腦子里亂七八糟的感歎丟出去,回神看到黃蓉又恢複到那種

癡癡的神色,直直的看著地面上的小水窪「郭伯母,怎麽就看著那個水窪啊,在

回想那種欲仙欲死的感覺嗎?」陳峰邪惡的對黃蓉淫笑道。



  黃蓉卻沒有任何反應,根本就不理會陳峰。



  陳峰一挑眉毛,接著又說道:「郭伯母,不是在回想那種滋味嗎?難道是因

爲失身給我,所以不想接受了?」



  黃蓉默默的看著地面,對于陳峰挑逗的話語還是沒有反應。



  陳峰皺起眉毛,緊盯著黃蓉,好一會兒,陳峰才緩緩開口。



  「郭伯母,難道是因爲你發現自己是個主動勾引我的淫賤至極的蕩婦,所以

……」



  陳峰的話還沒說完,黃蓉的神色終于發生變化。



  「不要再說了!!!嗚嗚嗚嗚……」



  黃蓉大叫一聲,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嬌顔,大哭了起來。



  呵呵,終于出聲了,原因是這樣的話,接下來要給她將的心神定位成什麽樣

子呢?



  黃蓉的雙手捂住了眼睛,沒有發現面前陳峰的臉上滿是邪惡。



  「郭伯母,乖,不要哭了!」陳峰思緒一下,接著上前抱住黃蓉。



  一只手摟著她的柳腰撫摸,另一只手撫摸著黃蓉赤裸的玉背。



  感受到那雙魔手的撫摸,黃蓉全身一陣,搖晃著身體似乎想要甩開陳峰的魔

手,卻不肯將捂著哭泣的臉的雙手放下。



  但是這樣的方法顯然毫無作用,反而將那布滿蹂躏痕迹的巨乳,晃的乳浪如

果凍般的晃悠,看的陳峰的心里直癢癢的。



  當是想到黃蓉的承受能力,陳峰只能暗歎一口氣。



  「郭伯母,別哭了,今天的事情不是你勾引我的……」陳峰說道。



  聽到陳峰的話語,黃蓉的哭聲漸漸小下來,顯然是想要聽聽陳峰的理由。



  「今天是我強奸你的,你只是因爲一些事情而被我脅迫罷了!」陳峰沈聲說

道。



  聽到這里,黃蓉忍不住放下雙手,露出淚眼朦胧的淒美臉龐。



  陳峰從她那淚水朦胧的空洞美目中,看到那如同落水人抓住稻草般的期待與

希望。



  陳峰心中淫笑一下,冷著臉說道:「開始的時候你只是顧忌到郭伯父特別關

愛我,如果傷害了我的話,郭伯父那邊無法交代,所以才沒有強烈反抗。」



  看著黃蓉空洞的美目終于有些神采,陳峰冷笑接著說道:「接下來的時候,

我已經脫去了你的衣服,這個時候如果你殺了我,事后有無法騙過郭伯父的可能,

而逃出去的話沒穿衣服有被郭伯父發現的可能,那樣更無法交代。」



  「所以,在我的脅迫下,你只能強忍羞辱被我玩弄,那樣的話只要事后郭伯

父不知道,郭芙不知道,那你還是好妻子,好母親。」



  「我想你當時是考慮了爲了丈夫和女兒,而且已經被我脫光了衣服,如果讓

我告訴郭伯父的話……自己受到些羞辱不要緊,只要不讓他們傷心……」



  陳峰一邊說一邊觀察著黃蓉的神色,當陳峰說到——只要郭伯父他們不知道,

你還是個好妻子,好母親時,黃蓉仿佛真的抓住了救命稻草,眼睛中充滿了希望。



  而聽到爲了丈夫和女兒,所以自己才強忍著羞恥被玩弄時,黃蓉終于開口,

只是她的聲音期期艾艾的讓人憐惜。



  「我……我真的是因爲這樣嗎?」



  其實陳峰這個爛理由,恐怕稍微有些智商的人都會發出鄙夷,但是對于此時

的黃蓉卻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當然是這樣了,你自己必須相信是這樣,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郭伯母你

不就是個勾引自己子侄的淫賤蕩婦了?」



  「不,我不是!!!!我是爲了不讓丈夫和女兒傷心,才被你脅迫強奸的」



  黃蓉大叫一聲,聲音之大有種歇斯底里的味道。



  「好!好!好!你不是……是我強奸你的……」陳峰冷著臉說道。



  黃蓉接下來不停的說著我是被逼的……仿佛要將自己催眠了一般。



  陳峰心中大笑,聰明如女諸葛的黃蓉,也會將這種理由當成救命稻草。



  蒼天可見,自己可是完全沒有使用異能,現在的情況卻是黃蓉主動在進行自

我催眠。



  過了一會兒,看到黃蓉還在不停的喃喃自語著,陳峰淫笑著一巴掌拍在黃蓉

的玉背上。



  「啪!」



  黃蓉被拍的一痛,羞惱的轉頭看向陳峰。



  「郭伯母,你現在被我強奸了,這已經是事實了,如果你不想被郭伯父知道

的話,從今以后就要聽從我的命令,只要我想操你了,你就要隨叫隨到……」



  聽到陳峰的話語,黃蓉露出羞憤的神色,怒斥道:「妄想,我現在就殺了你!」



  雖然黃蓉神色憤怒,但是陳峰從她靈魂深處感受了期待與渴望,陳峰心中淫

笑,果然只是表面而已。



  「郭伯母,我剛才出去將我們剛才發生的事情寫在之上,藏在了一處秘密的

地方,不過還有可能被郭伯父發現的,你殺了我的話,雖然你也有可能先找到,

但是如果被郭伯父先發現的話……」



  陳峰哪有寫什麽東西啊,只是感受到黃蓉靈魂內的期待,給她個理由接受自

己的脅迫而已。



  果然,聽到陳峰的話語,原本高舉右手準備殺掉陳峰的黃蓉,臉上變幻成絕

望的神色,接著發下了右手。



  「我……我今后會聽從你的命令,請你千萬不要讓靖哥哥知道,我不想去傷

害他們……」黃蓉絕望的閉上雙眼,又一行眼淚流了下來。



  靠!這個女人的演技隨著這次性愛有所升高啊,如果不是自己能感受到她靈

魂上的歡愉,看到這個神色,也絕對認爲是真的。



  看著自我欺騙的黃蓉,陳峰心中淫笑著。



  接著在黃蓉有些恍惚的眼神中,一口咬上那性感的嘴唇,在黃蓉驚愕的微漲

小嘴時,勾住那香甜的小舌,痛吻起來。



  黃蓉的眼睛轉變爲羞憤,如小女子般用力拍打著陳峰的胸膛,但是卻顯得那

麽無力。



  陳峰收回頭,看著黃蓉那羞憤的神情,心中大是滿意,幸好自己剛才開始操

弄黃蓉的時候,將靈魂汙染的異能降低了並固定在一定的程度。



  要不然黃蓉這羞憤的嬌媚模樣如何能看到,如果任由靈魂汙染異能攀升的話,

恐怕到時候只能看到除了整天一臉癡態外,沒有其他任何反應的人形玩偶了。



  那種被玩到精神崩壞的人形玩偶陳峰以前也有幾個,開始的時候還有些意思,

但是時間一長陳峰就膩味了。



  所以,陳峰覺得到了這個世界,自己到時可以弄一個人形玩偶紀念一下,不

過這個人不會是黃蓉罷了,畢竟這可是大名鼎鼎的黃幫主。



  黃蓉的情欲被陳峰這一吻又勾了起來,她感覺著自己大腿內側的滑膩感,又

有絲絲的液體留下。



  她忍不住舔舔自己的嘴唇,下體的淫液流出的份量,讓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還

能有愛液流出。



  但是再度湧起的情欲讓黃蓉忍不住摩擦了一下雙腿,清楚的感受到那溫熱的

液體從自己的肉穴中滲透出來。



  可是黃蓉看到陳峰那得意的樣子,心中的羞憤湧起,憤怒的怒斥道:「楊過,

你……」



  卻被陳峰伸出一個指頭搖晃著,止住下面的怒言。



  「郭伯母,剛才就說了,今后你要聽從我的命令,要不然郭伯父和郭芙會知

道的哦……」



  黃蓉的怒色一僵,陳峰接著得意的說道:「郭伯母,來,將你的舌頭伸出來,

我們再來一次……嘿嘿嘿……」



  黃蓉神色憤怒,但隨之想到什麽,臉上的憤怒神色漸漸轉變爲哀傷的神情。



  看到黃蓉的神色轉變,陳峰心中大樂,他猜測到黃蓉的想法……



  如果黃蓉表現出不在乎陳峰的命令,或者想要殺掉陳峰,那麽她自己就會承

認自己是主動勾引陳峰的無恥至極的蕩婦。



  而黃蓉如果不想承認自己是個無恥至極的蕩婦,那麽她就要自己強迫自己相

信,自己是被陳峰脅迫的。



  而且,她真的害怕郭靖會知道自己會發生這種淫亂的事情。所以她在強迫接

受陳峰的脅迫后,只能聽從陳峰的命令。



  不過,其實黃蓉之所以不殺陳峰,是因爲那肉欲上的被征服。



  不論是今天肉體上的征服,還是被靈魂汙染異能而影響的精神和欲望,都讓

黃蓉下手去殺陳峰,只能給自己找到個其他理由。



  一切都在計劃之內啊!



  黃蓉閉著雙眼,張開性感的櫻唇,那一條香滑的小舌,顫顫巍巍的探出來。



  「來,郭伯母,再伸出來些……」



  聽著陳峰那如同魔鬼般的話語,黃蓉眉頭的悲哀神色更加濃烈,但是卻沒有

反抗,只是默默的將舌頭再向外探出來了一些。



  「唔~ ……!!」



  黃蓉的小舌被陳峰含入嘴中,開始痛吻起來。



  黃蓉的舌頭在陳峰的口中糾纏時,開始有些僵硬,但是情欲的湧起,終于忍

不住和陳峰一起沈入口舌的快感中。



  而且,因爲黃蓉流出太多的水,現在的她也確實感覺著口干舌燥的饑渴(這

里是口渴)隨著和陳峰的激吻,她也開始貪婪的吸食著陳峰的口水。



  過了好一會兒,陳峰才從黃蓉口舌的快感誘惑中脫離出來。



  一絲半粘稠的口水連著兩人的嘴唇,那隱隱的迷亂樣子,讓黃蓉原本因爲激

吻而泛起紅潮的絕美容顔更加羞紅。



  拍拍黃蓉大腿,陳峰得意的大笑「好了,郭伯母,時間不早了,你還是去做

飯吧!不過,在此之前,你還是先去洗個澡吧!」



  說著,陳峰捏了一把那碩大的乳房,哈哈大笑著離開書房。



  在陳峰出門后,黃蓉癡癡的看著他離去的身影,久久不動。



  良久,黃蓉好似聞到一股極度誘惑的氣味,讓她不禁回過神來。



  那誘人氣味如毒品般誘惑著黃蓉的心房,讓她忍不住去尋找那氣味的源頭。



  但是當看到那氣味是從何處散發出來的時候,就讓黃蓉的臉色羞紅起來,接

著又變的煞白。



  只看那氣味散發的東西,卻是剛才從黃蓉的下體的肉穴中,那緩緩滴落在木

質地板的白濁的精液。



  那白濁的精液,有些都混合著黃蓉的淫水與尿水,但是那誘人的氣味,對黃

蓉來說卻猶如魔鬼的低語,勾引著她心中的渴望。



  黃蓉那魅惑的美目,直直的盯著地板上的白濁精液,臉上的神色不斷的變幻,

但是不斷聳動的秀鼻,顫抖的身體卻顯示著她的煎熬。



  終于,黃蓉的臉上煞白,卻伸出那蔥白的玉手,顫抖著將地板上白濁的精液

捏了些在手指間。



  「我只是確認一下,我只是確認一下……」



  將玉指移到秀鼻下,似乎想要確認那種誘人的氣味。



  如此近的距離,那魔鬼的氣味直入黃蓉的秀鼻,讓黃蓉的眼睛都直了,忍不

住咽了咽口水,小舌舔了舔那性感的嘴唇。



  「啊~ 」



  黃蓉突然大叫一聲,將手指含入嘴中吸允起來。



  「好美味……唔……還要……」



  不似情欲的誘惑,而是口舌的味蕾引起的強烈渴望感受到那精液在味蕾上化

開的美味,黃蓉的嬌顔上湧現出幸福的神情,接著就忍不住蹲伏在地板上,將一

些精液捏起,送入口中,貪婪的吸食著。



  甚至最后精液快沒有時,黃蓉還忍不住趴在地板上,?著她肥美的大屁股低

伏著頭,舔舐著地板上的殘余精液,臉上一直洋溢著幸福的神情。



  卻一邊舔舐,一邊喃喃說著好髒,好美味。



  不怪呼黃蓉如此癡態,只是因爲那靈魂汙染的影響,那陳峰的體液對于黃蓉

來說是致命的誘惑,陳峰此次沒說,只是爲了日后調教黃蓉的口交而已。



  卻沒想黃蓉在此房間中呆的時間過長,精液的氣味終于引動了她靈魂的被汙

染的異能,讓她初次陷入食精的深淵中。



  當地板上那些單獨滴落的精液被黃蓉舔舐一空,卻讓黃蓉小舌舔了舔性感的

嘴唇,眼中的癡狂卻還未滿足。



  黃蓉?起頭看著那自己尿水和淫液的混合,卻不肯再去舔舐那其中的精液,

也是因爲她的淫液中淫靡氣味和尿水中的騷氣,掩蓋了些那誘人的氣味。



  看著那混合液體里的精液,黃蓉歎了口氣,仿佛在感歎如此美味竟然糟蹋了,

黃蓉接著似乎想起什麽,玉指向自己的肉穴中探去。



  「恩……」



  誘惑的呻吟,黃蓉的玉指摳挖著里面殘余的精液,玉指的觸碰讓黃蓉的情欲

又燃燒起來,讓她一邊舔舐著從肉穴中摳挖出來的精液,一邊追隨著欲望自慰著。



  終于在一聲遺憾似的嬌吟聲中,黃蓉到達了快感的巅峰。



  但是嘗過陳峰的大肉棒后,黃蓉對于此次的高潮,只能說稍微有些快感罷了。



  理智恢複后,想到自己剛才的貪婪醜態,黃蓉忍不住又痛哭起來。



  一邊哭一邊起身去穿衣服,時間已經不早,她卻是要趕快去洗去身上的氣味,

再去準備午飯。



  穿衣服時,看到自己粘滿液體的肚兜,顯然是被陳峰用來擦拭了下體,讓黃

蓉一邊哭泣一邊又有些氣惱。



  又看到自己的亵褲被愛液所濕透,黃蓉又有些羞澀。



  最后黃蓉只能不穿肚兜與亵褲,只是穿上外衣去洗澡了。



  當黃蓉坐在浴桶中,清洗著自己雪白的身體,用力之大,仿佛要將雪白晶瑩

的肌膚給搓下來,淚水不斷的滴落在浴桶之中。



  「靖哥哥,對不起,對不起,我……我……我是被逼的……」黃蓉的痛哭從

房間里面傳出來。



  黃蓉不明白自己爲什麽會發生那種事情,她用內力檢查過自己的身體,卻沒

有發現異樣。



  想過九陰真經里的移魂大法,但是那移魂大法施展后,被控制的對象會渾渾

噩噩的,自己的情形卻沒有那樣,當時自己的精神是清醒的,江湖上也沒聽說過,

有讓人清醒卻去主動勾引男人的事情。



  最后只能強迫自己相信那救命稻草般的脅迫言論。



  只是她不知道,后世有人將一些控制潛意識的方法整理后,命名爲催眠術,

陳峰的異能有異曲同工之妙,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身處古代的她又如何能想到。



  黃蓉在浴桶中痛哭著,發泄著自己的悲苦,雪白的肌膚上卻布滿著淫靡后的

痕迹。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