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兩塊東方淫肉的故事





兩塊東方淫肉的故事













小妹我今年只有20歲,身高是168公分,腰圍23吋,臀圍36吋,體重50公斤,高科技的矽膠隆乳使我擁有36C的胸圍我的肌膚細嫩,彈指可破,我的兩腿修長,髮長到肩。除了皮膚白皙,我的外貌酷似徐若宣。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拜倒在我的裙下,可恨我的日本未婚夫卻不懂得珍惜。



前些日子從朋友口中得知自己的日本未婚夫跟一位在雜誌上專拍性感內衣廣告,肌膚晶瑩剔透,年僅17歲,也是臺灣籍,然後赴日本拍色情片還兼賣淫的一個AV女優交往甚密,原先我只是懷疑而已,直到前幾天我親眼看見他們兩人在飯店床上赤裸著身體交纏性交時,我才相信流言屬實,當天晚上我與我日本未婚夫大吵一架後越想越不甘心,一氣之下便一個人跑回來美國洛杉磯找我的母親訴苦。



但是我母親會一時不在她杉磯所住的家,因為她去了聖地牙哥出差,當臨時模特兒,要當天的三更半夜才會回來,於是我就先住進一家靠海邊的飯店。



現在讓我形容一下我母親,她是一個體型壯碩的女人,身材與日本大波女優葉美香不相上下。她身高173公分左右,她胸部至少有38quot;左右,而且我確定它們應該是D罩杯的,三圍應該是38D-22-37,而我的體型相較之下,就顯得玲瓏許多了。



我的母親也是個尤物。她是一位非常漂亮的亞洲人,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和一雙可愛的大眼睛,細緻的臉蛋酷似臺灣某一女演員名叫溫翠蘋。在我母親懷孕的時候,她發胖了不少,生了我之後,為了減肥,她經年努力的節食,拼命的運動,終於恢復了原有的外觀。



母親對我說她是因為經常懷孕的關係而使她的胸部變得比年青時更大,而且非常堅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會下垂,而她的胸部總是所有男人目光的焦點。如果由她的背後看去,也許有男人會覺得她的臀部是她最美的地方,細細的腰下有一個渾圓的屁股,而那麼細的腰竟能支撐她那對胸部,讓一般人都覺得很吃驚。那不只是一種豐滿的肉感而已,而且全身呈現出一種均衡的美感。



我母親的長長秀髮直留到臀部,恰好的瀏海更襯出她的美,修長的脖子上還有一道黑色的刺青,她的雙眼更是讓人驚艷,眼神讓人心動。看看我母親修長的腿、渾圓的臀部、白嫩平坦的小腹,完全找不出一點贅肉,她的肌膚就像嬰兒般光滑,運動使她的身體結實,但是找不出肌肉。



我母親非常注意她的皮膚,常常穿著比基尼做日光浴,她曬得均勻的肌膚是我看過最火辣的,更誘人的是她曬太陽所留下的泳裝的痕跡,她修長的雙腿因為常健身的關係依然具有彈性。我的母親是個性感的女人,不僅性慾旺盛,而且陰部、生殖器官都保養得很好。雖然已經34歲,她的胴體依然動人。



去年夏天,我和我母親還有她的一位模特兒朋友,是個白人女孩,一起去了加州的海灘做日光浴。我們三個人換上泳裝,展現各自的風情;她的模特兒朋友朋友換上一件款式簡單的藍色連身泳裝,只是這件泳裝領口特低,開叉特高,背後特別空曠而已。我母親則是一套黃色的三點式泳裝,下半身是熱褲形式的泳褲,把美麗的臀溝展現的無比挑逗;而我的是一套粉桃紅色的連身泳裝,可是在跨下的設計則是類似丁字褲,由背後看來只有一條細繩子,而這條繩子甚至沒辦法遮掩我那淫艷的屁眼。海灘上的男人一個個都挺著跨下的大陽具,看到穿著美麗性感的泳裝的我們三人,群起歡呼。我知道男人看到都想幹我們,嘗嘗我們的美肉。



我知道我母親以前就曾經為洛杉磯當地一家男人雜誌拍過封面照,封面照是個裸女大集合,而我母親是唯一的一個黃種女人。母親與那些白人女模特兒在海灘上扭腰擺臀幾乎全裸上陣,拍照時僅用雙臂擠奶遮重點,或用側面巧妙地三點不露,但又將曼妙曲線展現無遺。因為母親有一個曲線玲瓏、婀娜多姿的身材,如果要找一個模特兒來做雕像或拍藝術照,我母親是最佳人選,她長得就像花花公子中的當月經典女郎一樣美麗。



可能我從小就想要像我母親那麼漂亮所以我才選擇去變性。



在飯店房間裡,我在梳?台前脫下全身的衣服,凝視鏡中自己的身影豔麗的臉蛋搭配著傲人的身材。我自從13歲起就開始注射女性賀爾蒙,多年來的女性荷爾蒙針使我散發著女性芳香的體味。當我18歲就分別在泰國曼谷以及日本東京完成了變性手術。而我也是在東京認識我現在的日本未婚夫。雖然在美國已經生活很久的我比較喜愛白種男人,但是因為他這個日本人非常地有錢,也非常地闊氣,做愛姿勢也懂地非常多,我只好同意跟他訂婚,與他天天上床交媾。



那時我在東京完成變性手術之後,就順便待在日本賣淫,我想反正有6成的臺灣女留學生也都在日本賣淫嘛。我也是在幾位臺灣女孩子的慫恿下,決定待在日本賣肉維生。所以當我變性手術康復後,當時年僅18歲的我便在新宿歌舞伎町一間按摩院擔任按摩女郎。按摩女郎的服務包括裸體為人日本客人體按摩,服侍日本客人洗澡及口交。而我是在待在東京生活時才跟我日本未婚夫交往上的。但我的未婚夫也並不知道我是出生於男兒身。



在日本賣淫的期間,我曾經在臺灣的一個網站上讀過一篇叫做『臺灣軍妓血淚史』的文章。是關於在20世紀40年代前後日本佔領臺灣期間,無數年輕美貌的臺灣婦女,從大家閨秀到小家碧玉,乃至女學生、官太太和女戰俘,都被拉入了日軍軍營,沒日沒夜的遭到日本軍人的強暴、輪奸,做了日軍的慰安婦,當了令人不齒的帝國『軍妓』。



日本人打了勝仗,最愛拿咱們臺灣女人的肉體慶賀,強迫她們陪他們跳裸舞、吹排簫、打連環炮,甚至連他們的軍犬和狼狗也跟著沾過光,可以任意跟臺灣美麗的慰安婦們獸奸取樂,趴在臺灣女人們的後背上,把一根根粗劣的狗陽具插入臺灣美女們神聖的陰道,狂抽猛插,直到精湧如泉。



日本人打了敗仗,更要拿臺灣慰安婦們發洩、出氣,這些女人少的一天要接數十個客人,多的一天要接上百個客人。口交、肛交、陰道交,捏著鼻子往她們嘴裡灌尿和精液,無惡不作。台灣女人稍有不從,便會受到鞭打腳踢,甚至開膛破肚。有的日本人完事後,還拿手榴彈和匕首往臺灣慰安婦們陰道裡塞,或是拉來驢、馬、豬、牛這樣的大家夥,跟臺灣慰安婦們交配。



最後,不少台灣女人就這樣被活活奸殺,她們中有年輕清秀的女學生、氣質嫻靜的女教師、體端貌美的女畫家、嗓音動人的女歌手,也有豪門貴婦、大家閨秀。



唉,雖然教父李登輝所說【台灣女人能被選為慰安婦是一種光榮】,但要是生在那個戰爭年代,我母親和我這樣的絕色佳人,準也得給日本人拉去做慰安婦,供日本獸兵們玩樂、蹂躪,說不定還要被公狗操、被豬幹、被驢捅,最後陰破肛裂,連命都保不下來。可恨的是,日本人竟連這段罪惡歷史還不承認,更不肯給幸存的臺灣慰安婦們賠錢道歉,真是太無恥了,日本人簡直連嫖客都不如。我的眼睛濕潤了,為臺灣慰安婦們的悲慘命運叫屈,又為我自己和母親感到慶幸。



現在來談談我自己。



既然我的日本未婚夫卻不懂得珍惜,我的內心忽然興起了報復的念頭,我喃喃自語地說:「哼!他做初一,我做十五,他能搞別的女人,我為什麼不能找別的男人。」



打定主意後我馬上換了一襲性感的白色巴西式的比基尼泳裝配上淡妝與鮮紅色的指甲油,還噴灑了一點清淡的香奈兒牌子的香水,頭上綁著白色的髮帶,粉頸上戴著珍珠耳環,漂亮的項鍊躺在乳溝上面,櫬得乳溝更加明顯。



我的比基尼胸罩是兩片三角形的布,僅能包住我的乳暈,而露出了大半豐滿的乳房。而我白色的乳房看起來就像是不會受到比基尼的布和繩子的控制而晃動,使人產生一股就快要掉出來的錯覺。而我的比基尼三角褲只蓋得住我的人工陰戶和屁眼,所以能使我露出了大半豐滿的屁股。



我接著來到了靠飯店的海灘,只見我那豐滿的乳房,漂亮的乳溝纖細的柳腰,烏黑亮麗的秀髮貼著白皙的頸脖,明亮的眼眸及性感的櫻桃小口,原本就嫣紅的雙唇抹了淡淡的口紅,更顯得豐盈欲滴,均長的手臂,尖俏的香肩,修長的雙腿,渾圓豐滿的臀部,光潔的脊背,完全找不出一點贅肉平坦的小腹,性感涼鞋下的玉足,全身散發出一股誘人的魅力。



加上我那大膽又惹火泳裝,雪白而豐滿的大腿刺激著男人的眼睛,艷光四射,使得遊泳池畔十幾道美國男人的眼光,就像是餓犬看到肥肉一般緊盯著不放,都想享受我甜美的東方淫肉。



當我故意彎腰時,兩個乳房就在那些男人的眼前晃來晃去,讓那些白人男人突然有一種暈眩的感覺。我那一對赤裸柔美的玉足彷彿放著淫惑而甜美的氣息。



看到這些白人男人貪婪的眼光,我內心不禁感到自傲,畢竟自己是相當有魅力的,我環顧了一下泳池畔所有的男性,希望能找到理想的目標,忽然我眼睛一亮注視著離她約二十公尺的一名站著的白人男子,只見這名身高起碼有188公分的白人男子大約30來歲有著金黃色的頭髮,英挺的相貌,刺青的胸膛及一身白色狀碩的肌肉,緊身的泳褲更襯托出他那根粗大的肉棒。望著他白種雄性的軀體,強健肌肉的背影,我看的心頭小鹿亂撞般心動不已。



我只有168公分高,站在這白種美國大男人身邊,我看起來好小好小。



我於是緩緩地走向那名白人男子,表情淫蕩的向他拋了一個媚眼打了聲招呼,那名白人男子凝視著眼前我這位性感東方美女說:「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我媚笑著說:「麻煩請您幫我擦防曬油好嗎?」我當時的胸部因為呼吸而柔順地起伏。



那名白人男子對這種飛來豔福當然是很高興的答應,只見我躺下那名白人男子將防曬油塗上我柔嫩的肌膚,粗糙的雙手在我的背部輕撫,溫柔地摸著我平滑的肌膚。



白人男子笑著問道:「美麗的小姐,那裡來的?我還不知道要如何稱呼妳呢?」



我慵懶地回答說:「叫我菲菲就行了,我是臺灣人,那麼您呢?」



白人男子將手輕移到我的腰部說:「我叫強尼。 」



我感覺到強尼的雙手相當有技巧地輕撫著我的肌膚,並且輕柔的劃起圈圈。,彷彿從他的雙手中會釋放出陣陣的電流刺激著我的全身細胞。我的身體一直保養得很好,肌膚依然細膩,紋理清晰,後背非常光滑,曲線十分柔和,特別是隱隱透出的暖暖的熱氣烘烤著強尼的大手掌,令他神魂顛倒。



此時強尼的手指已經遊移到我的大腿內側,他左手的手指輕輕地伸進了周我的女人禁地,肆無忌憚地撥弄著,右手卻伸進我的泳衣中搓揉著我那豐滿的胸部。我被他這種上下齊攻的手法弄的全身騷癢難耐,一股熾熱的慾火正在我體內燃燒。



我嬌喘連連地說:「不???不要???」



強尼微笑著說:「菲菲,妳是叫我不要停嗎?」



只見強尼進一步將手指插入我的人工陰道中,只聽見我驚慌地說:「不???不是???不要在這裡,我跟妳回家吧!」



強尼在我耳旁輕輕地說:「妳現在想跟我做愛,是不是?」



我嬌喘著說:「是???是的。」我性感地舔了舔嘴唇。



強尼停止動作將手指從我的人工陰道中拔出,將手指放進口中舔了一下說:「瞧瞧妳這個小婊子多騷啊!」



我於是拿起一條浴巾圍住了自己的身體,拎著皮包,上了強尼的跑車與強尼一起回到他在洛杉磯的別墅。



強尼洛杉磯的別墅在一個郊區,附近幾乎沒有其他住家,也沒有很高的地方,占地約三百坪,住家地有一百坪,隻有兩樓,七房三廳四廁,其他的兩百坪是花園和水池,可以說是很奢侈的住家,而且地方高,又有圍牆,沒有其他地方更高的。



別墅的門一關上我發狂般的摟住了強尼然後輕柔地含住他的耳垂,而強尼的雙手可也沒閒著,只見他雙手用力一扯,我身上的浴巾及比基尼泳裝已經全部被粗魯的扯下,我寶貴的胴體已經全部袒裼裸裎了,我白如凝脂美麗的乳房和臀部和大腿問的隱密部位頓時暴露無遺,強尼毫不掩飾地、貪婪地欣賞著我的身體。



強尼一邊觀賞當時身體還是濕嗒嗒的我一邊說:「我還沒真正欣賞過像妳這樣美麗東方女人的裸體,難怪我渾身都熱了起來。臺灣小妞。現在全裸了,嘿嘿嘿,這就是妳出生時的模樣。光是這副好身材,就已經是美的像一幅畫般的令人陶醉了。」



當強尼的唇印上來時,我也把自己的形態優美的唇印上去。我呼之欲出的慾念早已控制我的唇了,所以我主動把強尼那隻送到我玉口中的長舌和我自己的捲在一起。經過一番熱吻後,我找了個理由進去浴室偷偷的在我的人工陰道內灌上不少的人工淫水為了使我看起來更熱情陽意。



當我出來後強尼的美國大肉棒也早已硬挺將泳褲撐起,我見狀低下身來將他的泳褲脫下,一根又粗又大佈滿青筋,幾乎接進手腕一樣粗大的的美國大傢夥出現在我的眼前,有七英寸長而且很圓實的睪丸。



他那氣勢淩人的美國大肉棒這時在兩腿間晃來晃去。我突然覺得想哭,那是一種口交前的興奮。我放棄了自己的高傲,以極優美的姿勢跪在那白人的下面準備為那雄大的美國肉棒服務,享受那甜美的興奮。



由於這個美國人根本不認識我,所以無論如何亂搞都不會有人出來糾正我,所以我也就很放心地玩了起來。我從我的櫻桃小口內慢慢的伸出舌頭輕舔著他的肉棒的馬眼,十分愛憐地親吻那根還殘留著遊泳池消毒水味道的大陰莖,就好像那根白人的陰莖是一個神聖的聖物一樣。



我還將櫻桃小嘴圍成一個小圓,也像煙花酒女一般,發出嬌嫩和淫蕩的聲音,嬌吟道:「噢~噢~」,臉上充滿了淫蕩的表情。然後我閉上眼睛,再次含住強尼的陰莖。



強尼笑著說:「好個黃皮膚的淫娃,不需要我吩附就懂的為我美國佬作口交服務,真是難得!」



我開始用我的舌尖沿著強尼膨大部份的稜線開始繞,我知道男人的這個部份最為敏感,因為我曾經也是個男性。



果然,當我一邊輕舐著強尼時,他的臀部開始緊縮,腰也挺了上來,整個人就像是個張開的弓。然後我將整支的陰莖含入,輕輕的吸著,然後用手握著他的陰囊,一邊撫摸一邊旋轉著我的頭,並且在此同時以舌尖頂住強尼的頂端,輕輕的用舌頭拍打著。



強尼此時像瘋了似的將頭埋到我的兩腿之間,將他的舌頭用力的伸入我的深處,像條蛇般的旋動著,我更加快速的含入、套出、旋動及輕撫強尼的寶貝。



我將他的巨棒深入自己的喉嚨,就像我為我日本未婚夫與以前所有幹過我的日本男朋友作過那樣,他的巨棒在我濕潤溫暖的嘴裡漲得更大,還一下一下地脈動著。我的喉嚨上下套弄,當他的大肉棒深入時,我用喉嚨的根部壓他的龜頭;當他的肉棒退出時,我的口水還從他的龜頭上牽了一條絲。我接著又用舌尖再次舔著他的馬眼。



「噢~噢~!」強尼發出滿意的咕噥聲。



強尼說「菲菲,妳吹喇叭真行,連最會吹喇叭的白人辣妹都比不上妳!我還可以欣賞妳在為我口交時所發出的口水聲。我看著自己的白色肉棍在一個黃種女人的口中進進出出,真是銷魂。」



強尼發出滿意的咕噥聲,陣陣的酥麻從他的陽具不斷地傳到他的脊椎。他撫摸著我的秀髮,在往下輕撫著我的肩頭。我嬌柔的扭動著頭部和肩膀,讓我美麗的背部曲線,完整無遺地呈現在日本的面前。



我不但把舌尖插進他的馬眼裡,還從他的龜頭一直舔到他的陰囊,再由他的陰囊一路舔回龜頭,我的雙手還緊緊抱著他的屁股。接著我溫柔地將這白人帥哥的陽具含在嘴裡,上下擺動著頭,同時一吸一放,本來已經勃起的陽具,現在顯得更大,立得更高,我的口水使得它閃閃發光。



我的嘴上下套動,不時從我吸緊的臉頰上看到龜頭頂出的痕跡。我除了吸緊嘴巴,舌頭在嘴裡仍然大肆地活動,不停在龜頭的尖端活動著。有時把陽具完全吐出來,然後再像吃玉米一樣地輕咬;有時把試著陽具整根吃到底,為了讓龜頭的頂端碰到咽喉。



我想,本來性交是一個女人對男人的服務,是女人對男人奉獻自己的身心的一種方式。而口腔性交其實只是能夠使男人高興的前戲而已。但口腔性交這到底是誰想出來的呢?如果說性交是為了生育的目的而為神所賜與人的本能,那口腔性交實在是有點冒瀆神明了。話雖如此,但實在是太令人快活了。不只是直接接觸喉嚨而已,甚至連上顎、舌頭和唇的內側都有一種痛快感覺。



但我又再想了一想,我經由手術把自己原本身為男性的我變為女人是否更是一種冒瀆神明的行為?



想著想著,我又用舌尖去舔他的龜頭內側,又把大陽具從下舔到上,在龜頭的傘緣伸長舌頭仔細地舔,然後繞到馬口,在這裡滲出一些黏黏的液體,我輕輕地把它舔乾淨。接下來輕吻著龜頭下方的繫帶,再用舌頭勾引。



說真的,還真不想讓他的龜頭離開嘴呢。在吸著龜頭的同時也用手去玩那睪丸,這次輪到強尼發出聲音了。我再次將整個龜頭含著,並努力用舌頭去舔。如果再這樣舔下去的話,那不知還會發出多麼淫亂的聲音。



「啊???太爽了???啊???卑賤的黃皮騷貨???快用力???啊???用力吸???啊???」



此時我已經將他的整根美國大陽具吞入口中,但是眼前他這根肉棒實在太大了點,所以有兩吋左右仍然無法吞下而我的已嘴張開到了極限,但是強尼還不滿足,他命令道:「我要插到妳的喉嚨裡,黃皮賤貨!」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